路在脚下

By | Uncategorized | No Comments

我和李鑫走川藏线的时候,我们在海子山顶上遇到一个驴友。中年人,看上去就很专业。他就是路在脚下,这是他在biketo上的网名。我们相互简单认识了一下,就开始往山下冲。那条下山的路很差,遍布泥潭水坑。我们下山的速度能达到50左右,而且得不断变向选择更优路线,颇有速降的感觉。到了山脚下,国道边上一块开拓的平地上停了七八辆单车,于是我就和李总很幸运加入了大部队。

川藏线上有14座海拔4000m以上的大山。二郎山、折多山、高尔寺山、海子山、剪子弯山、业拉山、东达山…每座山顶都能看到草甸和飞舞的经幡。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折多山。
折多山山如其名,没有其他的特点,就是山路曲折。出了康定城就是折多山,我还记得我们在康定专门去买了一瓶防晒霜。那边离太阳近,紫外线太强。我比较不怕晒,晒了就黑再晒蜕皮。李总不行,他皮肤白,晒久了起泡,受不了。我是有些骑行经验的,李总呢就完全是第一次了。但在川藏线上我们就都是愣头青了。对路况的了解,装备和经验都不足以成行,但是挡不住不知者无畏呀。
出城上山,折多山上山30km,爬坡路段时速基本不到5km。我们就这样龟速行驶了三四个小时,不知不觉到了午后。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一个画面,当你拐过一个弯眼前就豁然开朗,脚下的路正九曲十八折地蔓延到你目光所极之处。一路上也没有吃饭的地方,也没带多少干粮。下午三点,天上飘来了乌云。本来烈日下二十多度,一下降了十几度,于是饥寒交迫。下午五点,海拔3500左右,开始缺氧体力不支,基本上推着车子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半天。细雨和大雾让能见度越来越低,寒冷饥饿疲惫缺氧交织煎熬着,而我们还依然不知道山顶有多远。当时的绝望,是我此生没有感受过的。
李总说拐过这个弯还不到山顶我就不走,我在想那不走能去哪儿?不过我们很幸运,拐过弯就到了山顶。稍作休整,我们把所有能御寒的衣服都裹在身上,就开始往山下冲。爬了六七个小时,下山就只要半个小时。那天我们最终没能到达预定的目标新都桥,在折多山下藏民家里过了一夜。再后来,海子山上的海子、在海拔五千多米的业拉山顶上抽烟、剪子弯山上的草原,都没有那个风雨阴霾的折多山顶深刻。

川藏线是318国道一段,成都往东一直到上海,318国道0km处就在人民广场;拉萨往西还可以到珠峰大本营和中缅边境友谊桥。中国国家地理有一期封面文章,曾把318国道称之为横贯中国东西的景观大道,却不曾想驴友把318国道奉为心目中的朝圣之路。工作以后,我约了朋友还曾分段走了上海到武汉和武汉到成都,为的也是这个圆满。尽管如此,在重庆梁平因为天气和日程原因,我们还是不得不坐中巴车赶路到了南充。我因此,也错过了318国道2000km的里程碑。

除了318我还走过312国道。这条国道也很长,从上海往西北一直到新疆伊犁,我走的是上海到西安一段。那是我第一次单车上路,也是唯一次单独远行。14天1440km,一路没什么风景,唯一的一座大山就是翻越秦岭。

zwran.com

By | Uncategorized | No Comments

前些日子加班的时候心血来潮,在godaddy上买了个我姑娘名字的域名。我给姑娘起名叫莞然,可能也正应验了这个名字,姑娘见人就乐,特别讨人喜欢。

后来就想到说要做个个人的网站,朋友推荐了说亚马逊的云免费,就去申请了一个。个人网站的对系统的要求很低,最基本的免费套餐都能满足,只是部署服务器有些烦。

昨天狒狒结婚,我跟Jacky吃晚饭以后让他给我部署了一个Wordpress,到今天这个网站算是正式开张了。

以后多来小店逛逛,留下你的足迹。